• <em id="hj5of"></em>
  • <rp id="hj5of"></rp>

  • <dd id="hj5of"><pre id="hj5of"></pre></dd>

    疫情之下的平行進口車:一個千億產業的興衰存亡

    2020年03月10日08:52  來源:中新經緯
     
    原標題:疫情之下的平行進口車:一個千億產業的興衰存亡

      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亂了楊林生的計劃。自從春節前被勒令閉店后,楊林生的豪車展廳直到現在都沒能再開門營業。

      一陣冷風吹來,坐在空蕩蕩的豪車展廳的楊林生有些哆嗦,“這個冬天,太冷了!彼麑Σ黄诙恋牡谝回斀浻浾哒f。

      楊林生是一名平行進口車從業者,他口中的“冷”,不僅是吹進展廳的冷風,更是整個行業正在面臨的寒冬,這些都正在直接決定著他在這個行業的命運,以及這個他辛苦打拼多年的豪車展廳的生死存亡。

      行業爆發

      6年前,當楊林生的朋友胡先生找到他,希望一起進入平行進口車行業創業時,整個行業才剛開始萌芽。在隨后數年,平行進口車行業的市場需求開始快速井噴,幾乎每年的行業增長率都在20%以上,楊林生的公司也從最初的一個小公司,發展成為營業面積5000多平方米的大展廳,裝修得比周邊的4S店還要豪華。高峰時期,他們一個豪車展廳的年營業額就高達近億元。

      所謂平行進口車,全稱是平行進口貿易汽車,主要是指一些未經品牌車企授權,經由貿易商直接從海外購買并引入中國市場進行銷售的汽車,按照進口地不同又分為美規車、中東版車、歐版車等等,以區別于跨國汽車企業在中國正式授權渠道銷售的正常進口車(簡稱“中規車”)。

      相對于一輛中規車從國外進口到國內要經過“海關入境→中國總經銷商→大區經銷商→地區經銷商(4S店)”等層層環節才能到達終端消費者,一輛平行進口車在海外經銷商處采購完成并經由海關入境后,即可經由進口貿易商直接向終端銷售,更加扁平化的渠道,直接將一輛進口車的價格拉低了10%到15%。車型豐富、價格優惠,平行進口車獲得了一部分客戶的青睞。

      作為遏制進口車壟斷與暴利的一種手段,一些地方政府也頻發政策推動平行進口車行業的發展。2014年10月,隨著國家層面開始發布政策推動平行進口車試點的布局,平行進口車這一市場由此開始高速增長。之后《汽車銷售管理辦法》、《自貿區平行進口汽車3C認證改革試點措施公告》等多個利好政策發布,平行進口車在整個進口車中的市場份額逐步攀升,從7.7%提升至14.2%。

      2017年4月,商務部在頒布《汽車銷售管理辦法》時提出,為了打破供應商可能存在的“縱向壟斷”,推動供應商和經銷商在更加公平合理的環境下開展合作,決定取消品牌授權的單一銷售模式。

      此后,合規且簡單化的平行進口車行業的發展達到巔峰。整個2017年,全行業共計進口了17.24萬輛平行進口車,比2016年增長了29.5%,而當時全國范圍內的中規車年進口數量也不過90余萬輛,而且與平行進口車近30%的年增長率相比,當年度的中規車同比增長率僅為0.9%,呈現出需求放緩、增長乏力的態勢。

      而從上世紀90年代就開始開展整車進口業務的天津港,更是憑借多年的產業優勢和70%左右的市場份額,穩居國內平行進口車第一大港。2017年,天津港一共進口了12.22萬輛平行進口車,占全國近70%,成為全國平行進口車最主要的貿易集散地,當地也因此圍繞平行進口車產業形成了海外采購、貨運代理、通關商檢、倉儲物流、融資信貸、售后三包等一整套完善、高效的平行進口車購銷產業鏈。由于保稅區的從業企業眾多,幾乎占到了全國的三分之一,2015年,天津市還專門發起成立了一家平行進口汽車流通行業的社團組織,即天津市平行進口汽車流通協會(下稱“津平汽協”)。

      巨變

      “那時候,車真是好賣,隨便一輛車,毛利潤都在五萬以上,一些暢銷的豪車,一輛賺一二十萬都有可能!碑敃r的楊林生,在完成財富積累的同時,也開始憧憬公司的未來,但隨后的接連兩次打擊,不僅讓他的公司遭受重創,甚至他所在的平行進口車行業也因此面臨巨變。

      由于中美貿易摩擦、國六政策等因素影響,平行進口車結束了高增長。2018年,全行業進口量下滑至13.97萬輛;2019年,雖然平行進口車的全年累計進口量回升至16.32萬輛,但籠罩在頭上的國六陰影,已經讓不少從業者心生黯淡。

      “2018年,受貿易摩擦影響,展廳的銷量已經開始下滑;到2019年,受‘國五改國六’政策影響,我們公司下半年的銷量更是同比下滑了近30%!睏盍稚诮邮艿谝回斀浻浾卟稍L時充滿痛苦地回憶說,此時,原本蜂擁而至的客戶開始觀望起來,這是他從業6年來,遭受的最嚴重的一個打擊。

      其實,“國五改國六”本是一項針對所有汽車的尾氣排放限制政策,而整個平行進口車行業之所以受到最大沖擊,是緣于2016年12月23日原環境保護部和原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聯合發布的《輕型汽車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測量方法(中國第六階段)》。

      津平汽協秘書長張婷婷回憶說,當時,兩部委在指定該標準時,平行進口車尚處于初步發展階段,未能引起國家及市場的關注,企業也未能及時參與到前期的政策制定環節中,因此該標準的制定主要是考慮到汽車生產企業,卻忽略了平行進口汽車“非授權”、“非量產”的貿易商本質。這導致國六標準出臺后,整個行業處于非常被動的地位。

      隨后的2018年7月3日,國務院公開發布《打贏藍天保衛戰三年行動計劃》(下稱“計劃”),根據該計劃,國家將在加速淘汰老舊高污染車輛的同時,從2019年7月1日起,在重點區域(京津冀及周邊地區、長三角、汾渭平原、珠三角地區、成渝地區)提前實施國六排放標準。

      之后,生態環境部、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又聯合出臺文件規定,從2020年7月1日起,所有在中國市場生產、進口、銷售和登記注冊的燃氣汽車都應符合國六排放標準要求,方可進入市場。

      楊林生說,在國六標準實施之前,中國的汽車排放標準基本參考歐美,因此國外車輛進入中國市場銷售時,一般并不需要做針對性的適應性改造。但從國六標準開始,中國開始按照中國國情,獨立制定自己的排放標準。這就意味著,這些從國外進口到國內的汽車,就不可能完全滿足國六標準,需要做出適應性的改造。此前,正常從國外進口到國內的中規車,已經在廠家的支持下基本改造完成,但由于平行進口車本身的設計就不是針對中國市場投放,而是針對銷售目的國的環保標準,如美國、日本、中東市場等,平行進口車與中規車很大程度上又是競爭關系,汽車廠家更無動力專門針對中國市場去做技術改造。

      因此導致的最終結果是,基于平行進口汽車的非授權貿易商身份所限,平行進口車無法按照現有國六環保政策要求,提供必須由廠商授權才可獲得的車輛設計參數資料及技術支持,因此即便車輛滿足國六環保標準也無法按照現有實驗方式獲得國六環保信息公開,如果此問題無法解決,平行進口汽車也將被迫在2020年7月1日之后全部退出市場。

      疫情雪上加霜

      由于平行進口車一直具有車型更加豐富、價格更加實惠等優勢,不少客戶仍將其作為購車新選擇,也因此,雖然禁售日期臨近,包括楊林生等在內的一些行業從業者仍然囤積了一些車輛,希望趕在禁售之前把這些車銷售出去。

      可是,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亂了楊林生的計劃。自從春節前被勒令閉店后,楊林生的豪車展廳直到現在都沒能再開門營業。

      津平汽協也在今年2月針對平行進口汽車行業現狀進行調研時發現,被調研的113 家平行進口汽車貿易企業中,92.9%的企業尚未復工,即便復工的企業也大多為遠程辦公,企業業務處于停滯狀態。

      “現在整個行業都舉步維艱!睆堟面迷诮邮艿谝回斀浻浾卟稍L時說,原本整個平行進口車行業已經因為國六問題遭受重創,現在又因為疫情影響雪上加霜,企業難以復工。一些貿易型企業即便復工,但產業鏈條上的配套企業尚未全面復工,加之外地客戶無法來津購車,這些都將嚴重影響平行進口汽車行業的運轉,企業庫存積壓嚴重,資金無法正常運轉,整個港口業務停滯陷入異常艱難的狀態。

      眼瞅著7月1日的禁售期日益臨近,留給楊林生的銷售時間只有不到4個月了。更令他心如刀割的是,為了便于資金周轉,他這些待售的平行進口車都是通過金融杠桿進的貨,一旦不能及時出手,就不得不在禁售大限到來之前割肉拋售,否則,一個最直接的結果就是,車被沒收了,自己還得背上一大筆債務。

      “若無法快速完成庫存消化,企業損失慘重,眾多企業將面臨破產倒閉的境地,也將引發系列金融風險! 津平汽協在上述調研報告中指出。

      數據顯示,在被調研的113家企業中,春節至今沒有業務的企業有108家,占比高達95.6%,而表示有咨詢的企業中也僅有3家企業成交了5臺車,剩余2家則表示,雖然接到咨詢電話及意向訂單,但是受疫情影響無法看車、交車,尚不確定能否銷售成功。也就是說,因疫情影響,平行進口汽車的銷售業務幾乎處于停滯狀態,甚至有部分企業表示,年前收到購車定金的客戶也由于企業無法正常交車而退還定金,企業損失嚴重。

      由此導致的最直接后果是,在被調研的113家企業中,50%以上的企業明確表示,由于庫存車輛無法銷售,占壓大量資金,資金無法正常周轉。但疫情期間企業仍要支付員工工資、房租、倉儲費用等企業運營支出費用以及貸款、押匯到期,企業正在面臨巨大的資金壓力問題,企業經營將遇到嚴重問題。

      此外,在對天津港保稅區、東疆保稅港區及開發區等三大功能區內的平行進口汽車核心倉儲庫及大型車城逐一電話調研后,津平汽協發現,僅天津港有待消化的平行進口車庫存總量就達到約25000輛,總貨值約165億元人民幣;該協會同時預估,目前全國平行進口汽車庫存至少有40000臺,總貨值約26億元人民幣。

      津平汽協指出,疫情已經對整個行業產生了8個方面的具體影響,包括無法正常復工,無法開展工作;國六標準已經倒計時,原有國五車輛庫存無法得到有效消化;如果國六標準如期執行,解決國六問題的有效時間將非常有限,平行進口汽車行業將更快地面臨行業消亡的嚴重危機;企業資金無法正常周轉,將面臨資金鏈斷裂的風險;物流幾乎中斷,港口批發商無法向下游經銷商發貨,尤其是湖南、湖北及周邊區域等。

      “幾乎每周都能聽到行業中的朋友們離職、轉行的消息!睏盍稚f,雖然于大眾而言,平行進口車只是一個小眾產業,但即便以每輛車價值60萬元計算,這也是一個年產值近千億的產業,整個產業鏈上,涉及國際貿易、物流、銷售、售后、金融、保險等行業的10余萬從業人員。

      與此同時,津平汽協在一份調研報告中還提到,如果平行進口汽車行業的國六問題未能找到解決方案,這個行業將不復存在,這將給全國整車口岸發展帶來打擊,國家下大力氣推動的汽車平行進口試點工作也將全面瓦解。

      作為行業發展的見證者,張婷婷認為,相對于傳統進口車,平行進口車有著其不可被替代的市場價值,其一,就是破除壟斷,平抑價格,進而讓中國消費者公平享受等質、等價的高端進口汽車消費產品;其二,能夠幫助推進汽車領域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汽車流通體制創新發展,激發汽車市場活力。平行進口汽車諸多車型是中國市場上未引進的車型,此類車型的引進不僅將倒逼海外主機廠加快向中國市場的投放速度和新技術的引進,還能用于調整貿易逆差,促進國際貿易平衡發展。

      “正當平行進口汽車行業面臨如此嚴峻的局面,留給我們行業解決問題的時間本已經非常有限,再加之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使得此問題又一次被擱置處理,整個平行進口車行業的生命周期已進入倒計時!睂τ谛袠I的前景,作為直接服務于平行進口車企業的津平汽協秘書長,張婷婷也滿是緊迫與焦慮。

      與此同時,包括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全國工商聯汽車經銷商商會等在內的汽車行業組織也在積極向國家商務部等部委遞交申請,希望延緩實施國六排放標準,以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對汽車行業的影響。

    (責編:胡挹工、李昉)
    18影院